后疫情社区·融合|90后的社区行动:在一群人中活出自己

2020-06-29

后疫情社区·融合|90后的社区行动:在一群人中活出自己

原标题:后疫情社区·融合|90后的社区行动:在一群人中活出自己

我住在上海S社区,91年生人,在这个小区住了快20年。但有时候看见邻居,还会犹豫要不要打招呼,因为真的不熟。平日里,我很宅,对社区的需求也不大,也很少注意小区里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南门边的绿地因为要扩建车位的缘故缩小了,去年小区的外墙粉刷后,看上去也土土的。

1月20号,我们公司尾牙饭上,无聊刷微信群才知道武汉的疫情,就跟着朋友买了些口罩。从第二天起,我就开始宅家,直到复工前只出过几次家门。爸妈靠着我买的口罩,往返于家里和菜场。疫情期间,我也几乎感觉不到社区的存在感。虽然楼下铁门上写着可以通过“宝山社区通”预约口罩,但我预约不上。

看着疫情一天天严重,我很焦虑,却没有办法,后来还是觉得要做点事,不然无力感太强,什么都做不了的内疚感会难以消化。1月28日,我加入了A2N疫情志愿组。后来我也在想,是什么让我这种不关心社会大事,甚至不关心自己的社区的人,也想做点事情?也许是疫情改变了我们,让大家发现自己身上沉睡的社会责任感。

A2N疫情志愿组的“行思路”小组访谈了几个志愿者团队,我对“口罩哨兵”印象深刻。“口罩哨兵”是让邻居帮助邻居,把口罩放进快递柜,让邻居去拿,避免接触。这让我看到社区自助的重要。后来,我加入了朋友边边建立的微信群——重塑邻里助力社区群,那时我对社区有兴趣,但完全不懂社区。

为卖闲置物品而建群

疫情期间,我经常刷“闲鱼”,陆续卖掉9件闲置物品,得到2060元。但是有很多东西卖不出去,因为邮费比东西还贵,除非人肉送货,那就要住得近。我突然想到,加过S社区的鱼塘。但是鱼塘一点都不活跃,要么把里面的人导出来建个微信群吧。

5月3日,我在鱼塘群里一个一个问,但没人理我。我又一个个私聊,从鱼塘的47人里拉出来2个邻居,从另一个鱼塘又拉来1人,于是,就4个人可怜巴巴地建了个微信群。

我随口跟最后一个拉进群的人说,想买个U盘,没想到她真有,当晚我们就约见面,她白送给了我。回去后,她在群里说,一直希望有个社区群,觉得我用这个办法建的群挺好的。我说,那我要认真搞起来了。

建群后,我写了第一版传单,打算挨家挨户塞信箱,这时群名还是“S社区闲鱼”。

第一版“进群邀请函”。陈知白图

5月7日,我发了19个门洞,每个门洞差不多10户人家。发完觉得很累了,一想到总共109个门洞就觉得心好累,但是事情要做就得做完,不然没面子。我把群名改成了“S社区(请看群公告)”,并简单写了二手物品交易的规则。第二天下班晚,就只发了3个门洞。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成,想着如果加不满20人,说明这事儿成不了,那就放弃。在接近20人时,我提示大家说:大家可以想一下愿意用这个群来做什么,虽然群是我建的,但群是大家的。一个邻居说,想知道小区里的烂尾路啥时候修好。有两个邻居回应了他。这是群里第一次有内容的聊天。

受这位邻居的启发,我说,互通资讯肯定将是本群的重要功能之一。我先自己试着写了一版群功能:

第一版群功能。陈知白图

我又借机提醒大家,要建一个群公告里那样的群,基本信任是很重要的,而信任基于社区居民的身份,所以要补发出入证给我。后来一位补发了,另一位怎么也不加我,我就移除了,事后他又加回我,发了出入证。总算守住了安全底线。

看大家对群规也没什么想法,根据我的群经验,要让群友互动起来,自我介绍说什么内容很关键。我最初给的模板是:兴趣爱好+想和大家玩什么,后来升级为:爱好/技能+最近需要的帮助。因为这样的模板设计,可以不断地提醒新老邻居,这个群可以用来求助。

5月12日,大家第一次自我介绍,发现了两个铲屎官、一个捡屎官,还有几个羽毛球爱好者,我撺掇他们见面。我把每个自我介绍都放在石墨文档里,分享在群公告里。当晚,我又去塞传单。我在群里说,发现不少人还在订报纸很意外。有邻居说,订报纸的大多数是单位福利。我随口说,大概我年纪小,不懂,我是90后。

邻居A说:“真没想到90后能组织村民建群”。

邻居B说:“还以为你是快退休的呢”,他认为退休的有时间,才会参与社区。

我说,有没有时间不是重点,重点是值不值得花时间。也就是你认为社区群到底有没有价值。假如下一次不是武汉,是上海呢?

邻居C说:“90后呀,叔叔给你买糖吃。”

我说:“戒了,养生。”

邻居B说:“这四个字像极了我们村长,以后你就是我们的‘村长’。”

我接着说,我还没结婚,说不定有天就搬出去了,但还是觉得,这件事值得做。说句不好听的,政府靠不住时,就是靠邻居。

邻居B说:“大事靠政府,小事靠邻里。”

5月13日一早,我把“大事靠政府,小事靠邻里”放进了群公告里。到了晚上,群里已经集齐了40后-90后,有三个宝妈想相约溜娃,其中一个还没出月子,她说,要是听到宝宝哭声还请多担待。

群里开始出现暖心事

当晚,我把传单塞到了60号门洞,途中遇见一个邻居,他看我辛苦,建议直接贴门上。第二天,我一口气贴了35个门洞,感觉轻松多了。

5月15日,有位邻居说要出租房子,另一位邻居说有朋友正好要租房,我说,看样子是群里第一单生意啊?后来聊了两句,发现需求不匹配。求租的邻居继续问,谁要出租,请继续推荐,可以跳过中介省钱。

我说,原来这个群能帮大家省钱。

这位邻居说,真省了再下结论更靠谱。

我说,你先相信它有用,它就会更容易变成事实,这叫因信生有。真正创造价值的不是东西,而是大家对这个群的信心,信心带来的是投入、建设。

其实,所谓的“建设”,已经在点滴间开始了:我说,需要人手帮忙贴传单,有两位邻居主动帮忙贴传单。其中一位贴传单时没带伞,被困在雨里,在群里求助,另一个邻居给她送了伞,她说感受到了“远亲不如近邻”的温度。同一天,她需要修自行车,但修车师傅没出摊,群里有人给了信息,她当天就修上了车。

群里的互助氛围开始初步形成,有邻居主动提出帮大家接送幼儿园的小朋友。群内也开始自发且具体地谈论小区事务,比如绿化、北门封闭、垃圾房、停车等等。

也有一些邻居侃侃而谈自己的人生经历,另一些听得津津有味,求快点出书。也有的一聊发现,原来在一个公司或兄弟公司,甚至吃过一个食堂,还都喜欢里面的馒头。也有的妈妈聊上了,发现孩子早就是好朋友了。邻居们不断说,“有群真好”、“感谢群主”,也有邻居问“为啥不早点建”,我说“怕你们不来”。

5月18日,群人数破百,到本文发稿,群内有246人。从5月15日起,群里发生了很多暖心事,以下简单列举一些:

-有邻居说需要装修。其他邻居说,附近哪家正在装,可以去看看,合适的话把工人叫过来。还有人介绍信得过的工人给他。他说,这下子至少省了10%的装修费。

-有邻居求助一件白衬衫给孩子课上做手工,另一位邻居白送给了他。还有很多邻居在群里直接送东西,但没有需求,就没人要。

-有邻居在群里秀了织毛衣技能。两位群友想学,他们在小花园碰了头。

-有个退休阿姨进群,自我介绍里主动说,可以帮忙接小朋友。有邻居想起前几天有个妈妈需要接小朋友。我建议,长期接送,鼓励有偿。但阿姨说,自己就是帮忙,不要钱。有人支持有偿,有人表示双方愿意的话也理解,有人说有偿的每天接送有保障。

-一个邻居说了自己失眠的问题,另一个邻居就记住了,专门推荐自己看过的医生给他。

-有邻居说,自家孩子玩游戏太厉害,想要一台配置低的电脑,另一个邻居送了他一台非常老的电脑。他白拿了一台电脑的邻居,又在群里送了一辆有点小毛病,但修修就能用的自行车。

此外,群里还办过两次摆摊活动。第一次摆摊,来了十几个人,办了一次聊天会,我本人有20元进账。

第一次摆摊,邻居在挑选商品。Lin图

第二次摆摊,来了30多个人,摆摊的内容更丰富了,聊得依然很开心。

第二次摆摊,奶声奶气的小娃娃摆了一地的玩具,还和小朋友讨价还价。陈知白图

也有人在群里做起了小生意。

有家邻居卖了23只猪蹄,邻居们都赞不绝口,晒图的晒图,续订的续订。有的邻居每周都预定猪蹄,甚至要排到下一周。

邻居做的猪蹄,“待他自熟莫催他”是回应邻居们流着口水催猪蹄赶快开锅。蓝念尘图

大家还聊了聊社区创业的可能性。

有人说,晚托班是刚需;另一个邻居说,自己就是开晚托班的,并不轻松。

有人说,要是有个早餐铺就好了,乘地铁的路上都没有好吃的早餐;也有人说,想要个食堂。被邻居们一致看好,能开早餐铺子的那个邻居说,批量做需要设备,不然搞不起来。

讨论公共议题,提出解决方案

群里也讨论了一些小区的公共议题。

小区北门(官方说法为“小西门”)在疫情期间封闭了,这个门正对着一所初中,小区里很多孩子在里面上学,家长觉得封门后上学不便。5月19号,群里几个邻居讨论了这个问题,发现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具体来说是:

(1)接送孩子的外来车辆多,造成乱停车和交通拥堵,特别是早上,车辆排队进小区。

(2)穿过小区的学生很多,有的故意用硬物刮路边停放的车辆。

(3)马路对面的宝林新苑没几个车位,宝杨路又不让停车,几十辆车基本上都是停在我们小区里,并从北门出入。

(4)北门的门禁系统是为了方便小区居民的,但总是被人搞坏,起不到防范外人的作用。

于是群里达成了一致:北门封闭利大于弊。在北门重新开启前,如果有新加入的邻居提出这个问题,大家都会主动解释一遍。

5月28号,群里有家长说,学校老师通知北门即将开放,在统计临时停车的人数,收集车牌号。5月31号,北门拆墙,重新开放,还贴了一张居委、业委、物业的联合告示,提出了一些限制车辆的举措。

小西门的告示。小月图

而这些举措,可能来自于居民群的影响力。大家之前讨论,封北门利大于弊,是因为门禁卡和外来人员停车问题,因此群里开始讨论,如何修改停车方案才能堵住管理漏洞。

大多数人认为,取消固定车位能让停车更灵活,大家达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方案,包括以下措施:

第一次讨论达成的方案。陈知白图

但这个方案没有考虑到固定车位车主的停车难处,引起了几位固定车主的不满。后面几天,几位固定车主和热心邻居挤出时间,甚至熬夜去数车位,发现车位的空置率比较高,“停车难”问题可能并不存在。真正导致矛盾的是家门口的固定车位不足,外加物业管理没有阻止乱停车的人,这导致两个问题:

一是一些固定车位车主在别的地方有车位,但偏要把车停在自己楼下的非固定车位,其他车主不敢停现有的固定车位,导致一人占两个位置,白白浪费车位;

二是一些不文明车主乱停车,一车占两个车位,或者停在没划车位的地方,阻塞交通。

好几位邻居认为,假如真的取消固定车位,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占车位方法。新能源车车主也让大家意识到固定充电桩所对应的固定车位的必要性。

后来有个邻居提了一个建议,受到大家一致好评:拆除中央大道边上的围墙,或者至少开几个小门让人可以进出。这样一来,中央大道附近的固定车位车主,就不用因为隔着一道围墙而绕远路,这可以鼓励这部分车主多停固定车位。

最近,这件事有了新进展:

第一,大家修改细化了上面的方案,并等待下半年小区开业委会时,正式向业委会提出,包括以下措施:

第二次讨论达成的方案。陈知白图

第二,6月17号,中央大道旁的围墙真的开了一个门洞,行人可以穿过,有邻居说,不知是哪位邻居去落实的,觉得意外又惊喜,并表示如果可以对着三条走道开三个门洞,就更好了。

中央大道旁开了小们,车主可以抄近路回家。百岁兰图

第三,一位在同济规划院工作的邻居说,其实上海市一直在推进社区更新,每个区都有名额,我们小区也可以去报名。而这需要小区居民去和居委会沟通。

目前,群里仍在讨论这个问题,仍会出现反复的意见。如果最终能得到妥善的解决,想必会鼓励更多居民关心社区。

如何理解社区

我大学学的是心理学,心理学提到,社会支持是保障心理健康的重要因素。一开始我也没有想过要把群建成这样,但在问大家“群可以用来干什么”时,我也问了自己。我想象了一个社区群最好的样子,就把群功能写成了那样,没想到大家真的因为这样的心愿凝聚到了一起,这是邻居带给我的惊喜。也许这就是社会支持的模样。

我想,对每个人来说,重要的不是和别人长在一起,而是在一群人之中活出自己。

我对朋友说,假如我以后有孩子,我想ta应该是吃社区的百家饭长大的。一个孩子在这样的社区中长大,ta对于社会的概念里,绝不会只有国家和自己的小家,还会有邻居。ta会通过社区里的学习,知道如何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何在一群人之中活出自己。

我想,这就是社区的意义。虽然做社区群很琐碎,主要的事情是陪邻居们聊天,而且没有收入,我不确定在这种状态下,仅凭成就感可以撑多久。但不得不承认,助人的感觉是让人上瘾的。

我对邻居说,你们要习惯,今后社区是一种生活方式。虽然这话听上去有点装,但一点也不虚,因为这一个多月来的体会,邻居们不比我少。一个邻居回应我说,是的,我突然觉得,失业了都不怕,这个社区能养活我。

关于“后疫情社区”

2019年,“社区更新观察团”走进上海5个社区,听社区实践者分享在地经验,与关注社区议题的人,一起漫步、观察和讨论。2020年,社区成为了抗击疫情的一线,后疫情社区将有哪些变化?社区治理会有哪些转向?我们将在“融合”、“治理”和“数据”三个主题下,继续观察,探讨社区的未来。

后疫情社区第一场讨论会,欢迎届时观看直播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上一篇】: 【下一篇】: